11月的购物狂欢接近尾声,数不清的快递包裹被送往千家万户。此时,居住在乡村的人们发现,自己的快递只到驿站而到不了家门口。镇上的驿站门前拥挤不堪,大山里的住户只好开车出山取件。人们开始怀念曾经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送货上门的“背篓商店”,不禁要问,乡村快递到底卡在了哪儿?

在大兴某村快递驿站,村民取件时将电动车随意停放在路边,过往车辆都要小心行驶。

第1关 购物送货上门难

大风天把十斤重快递搬回家

王女士和爱人平日住在城里,周末要回大兴农村陪老人。“现在的新农村街道整洁卫生,家家大瓦房,电暖器节能又环保。”对于如今的乡村生活,王女士非常满意,独有一点让她觉得不方便,“村里没有快递驿站,快递员有时不打招呼,就直接默认把包裹放隔壁村的驿站了。取个件走着来回得十多分钟。”

一个周日的上午,狂风骤起。叮……王女士的手机响了。“【快递驿站】您的包裹已到大兴某店,请19:30前凭取件码取件。”原来是王女士订的快递到了,她把自己裹成“粽子”出门取件。

狂风卷起的沙尘让她有些睁不开眼,走了十来分钟,才到隔壁村的快递驿站。“这快递员又没给我往家送啊?”王女士问驿站工作人员。“您看这么多快递,哪配送得过来呀。”对方把10斤重的快递帮王女士送到屋外,立马回屋,继续码放“双11”过后等待取走的快件,只见架子上满满当当,地上还放了十几个大箱子。

寒风里,王女士抱着大件快递走走停停,终于到家。她气不打一处来,拨通了快递公司的投诉电话,“我不是不理解快递小哥的辛苦。可快递费我一分钱没少给,你们公司想放驿站,起码提前电话问问吧?10斤重的快递,自己做主就不送货上门了?”工作人员回复:“您也知道,每个村都有几百户村民,村里道路复杂,不像小区好找门牌号……”

王女士认为,既然快递单上写了具体地址,自己也没有主动选择存放在快递驿站,应该送货上门,至少也应该送到村委会。“快件集中在驿站收取存放,提高了快递公司和配送员的工作效率,却给消费者添了不少烦恼,大多数村民不好意思投诉,只能忍气吞声自己跑腿儿受累。”王女士说,有时候工作忙,注意不到短信,快递往往要在驿站滞留好几天,“我不取快递员也不提醒,如果是生鲜肯定都坏了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农村地区,因为快递不配送上门、快递员未经同意就将快递放在驿站而引发的纠纷不在少数。“打完投诉电话,能管用几天,给我送上门来。可等快递员一换,又继续给扔驿站了。难道只能一遍一遍地投诉吗?”

第2关 驿站门前拥堵多

4米宽的村路挤成“肠梗阻”

记者调查发现,为了让快递驿站辐射更多的村庄,驿站的经营者为控制成本,一般会选址在人口相对较多的村庄的主干道上。驿站分布不均又带来了新问题。

由于乡村道路设置以及驿站设置问题,拥堵成了常态,过往村民以及周边住户、取件者都觉得不方便。

以王女士取快递的这家快递驿站为例,为了醒目,驿站建在东西向的主干道旁边。“这条路不仅本村村民走,东边几个村也走,车流量大。”记者在沿途村庄随机采访了一些村民,大家普遍表示,去驿站取快递最好骑电动三轮车,可别开车,“门口可没有地方停,得停老远。”记者发现,这处快递驿站一遇到取件高峰,门前就会出现排队情况,路侧施划的禁止停车的黄线,也会失去约束作用,取件村民的电动三轮车挤成一团,路侧也都临时停着汽车,只有4米多宽的村路,让驾驶员们感叹“行路难”。很多村民遇到取件高峰期,回家时宁愿绕远路,也要避开快递驿站。而在没有建设快递驿站之前,这条路尽管车流量也不小,却没有“肠梗阻”的情况。

第3关 山区快递不好取

快递公司一般“不进山”

天渐渐冷了,侯先生准备和爱人带两个孩子去怀柔山区度假,住上一周民宿,泡泡温泉。一家四口集体出行,免不了大包小包,可车后备厢的空间有限。“要不把行李提前一天发快递吧。”爱人的提议,让侯先生动了心,“好主意!我给民宿去个电话,打个招呼。”

没想到,位于怀柔山区的民宿,收快递却并不如侯先生想的那么轻松。“抱歉,我们这儿因为在山区,大部分快递公司一般都不送进来。”民宿工作人员说,相比于平原地区,山区村庄分布更加零散,因此快递驿站的辐射面积比较广,从民宿开车过去也要十多分钟。

“幸亏打电话问了,要不然随便发一个快递,得给自己造成多大麻烦啊!”侯先生说,到山区住民宿,追求的是休闲,快递、餐饮、交通这种必要的基础澳门老葡京最好还是应该跟上,“快递不便,影响了民宿的整体度假体验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在山区民宿上班的“管家们”同样面临快递不便对生活的影响。每年10月中旬,房山都会举办红叶节,山上村庄的民宿供不应求,排队上山的车辆最长能拥堵3公里。“就怕这时候来快递。很多公司不送货上门,我得开车去镇上取。”民宿管家刘女士说,上班的村子距离镇上并不近,平时不堵车时来回也要半个多小时,要是赶上红叶季,谁也说不好拿个快递得花多长时间。

在房山山区,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—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山区供销社的员工们,常年肩背背篓,跋涉于险山峻岭之间,无论刮风下雨,坚持送货上门,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“背篓商店”,成为商业领域的一面旗帜。如今在大山里上班的刘女士,怎么也想不通,为何半个世纪过去了,一些快递公司反而无法送货上门了?“设在镇上的驿站,到底是方便了谁呢?”刘女士不解地说。

呼声

多举措破解乡村配送难

快递驿站,本是快递代收点,是收件人授权代理收货的地方。很多村民发现,明明选择了送货到家,快件依旧被放到驿站。一位受访村民表示,设立快递驿站的初衷,应当是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配送澳门老葡京。可如今,快递驿站成了很多乡村快递的终点,大家希望乡村快递也能早日如城市一样送货上门。

驿站设在哪里?设多少关乎经营成本,也与快递员的配送效率有关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快递员在配送城市小区和村庄时的工作效率相差很大。在城市小区配送,即便在老旧小区,加上爬楼时间,熟练的快递员半天时间也能配送完100件快递。而在村庄,因为街道错综复杂,很多胡同没有名字,快递员很难快速找到用户,“100件快递,可能分布在十几个村,转下来得一整天,更别说快递入户了。”一位快递员表示。

记者探访发现,京郊大部分村庄的胡同都缺少名称指示牌,村民家门前也没有门牌号。“以前有过门牌号,后来村里陆续盖新房,门牌号就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。”对此,一位村民表示,要想实现送货上门,安装完备的门牌号是必要的。另一方面,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和快递公司打交道,快递公司应该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,不能只重利润,忽视用户体验。

(原标题:配送不上门,百姓取件难,乡村快递被忽视了)

来源:北京晚报 | 记者 陈强

流程编辑:U010